💖💖💖【备用网址yabovp.com】瑞士vs喀麦隆|2022世界杯官网【人间万事细如毛,我有小事大如斗】【人情世情,最难讲理】

田合禄老师让我明白了中医的根本所在

对于学习中医来说,思路的建立是最重要的。就像一个空电脑得安装一套操作系统才能使用,把这个系统架构建立起来以后,剩下的就是往里面填充各种内容。

最初来中医私塾上课是由妻子的带领,上课的原因之一也是为了陪伴她。妻子身体不太好,也许就像老师所说,女人受的苦难比男人更多,对自身的关注也会多一些。所以最开始是她发现自己身体有问题,需要了解原因做调整,于是选择学中医。

除了陪伴妻子,来中医私塾学习还有另一个原因:我自己练了很多年气功,自身有一些感受,身体上也有一些变化,但是具体为什么会有这些改变,我想要寻找一个答案。

所以在刘德会老师的课上,我一入门就特别有感受,因为他真正讲到了气血的运行,讲到了这些基本原理。我从这里开始感兴趣,也开始从中得到了一些启发。

更深一步的启发,则是在田合禄老师的课上,尤其之后我又看了一些田老师的书,于是真正激起了对中医学习的兴趣。田老师讲到了气血运行的根本从哪里来、如何走、怎样去练,这些是根本。我想要寻找的答案也基本上找到了源点。

田合禄老师非常重视天道的学习,强调要以天道明医理。通常中医的学习,都是就着内容学内容,比如说学《伤寒论》就是学《伤寒论》那本书,而田老师则一定要先讲五运六气。

中医是让我们讲究天道,实际上这也是中医的不同层次:天地运行,日月运行,分出了阴阳两部分;阴和阳又各自分三部分;这各自三部分又再细分成每个部分里的三部分……

我们现在中医治疗里有一派叫「方证对应」,它和传统中医的关系,实际上就有点像西医和中医之间的关系。西医让你见效更快,方证对应也是,但是它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田老师课程的魅力就在于他让你明白了根本所在。

拿我家老爷子当个例子。老爷子去年就有些不舒服,我当时给他号过脉。今年来找田老师给他诊断,其实是想对去年我的诊断做一个落实。

实际上今年把老爷子接来的时候,我对自己原来的论断已经开始有一些推翻了,这些推翻就是基于对田老师所讲五运六气原理的一个深入认识。

就是说,如果你只想把他现实的证给处理掉,我们只需要方证对应开方子,寒则热之,热则寒之,实则泻之……一个简单的方证对应就可以做到。但是如果你深入去找问题源点的时候,就不是那么简单了。

我们家老爷子在脉象上是实证、热证,你只要去给他泻,加寒药就行了。但是突然我发现,如果将五运六气结合起来看,实际上他是阳虚的,不能用过于寒凉的药给他。这对于你原来所学的东西,基本上就是一个颠覆性地推翻了。

我们还是要回到源点去做治疗,所采用的方子就跟原来的设想完全不同了。所以学习中医要讲究从源点出发,我们要清晰,是要直接方证对应地减轻患者现实的负担?还是说要从根本上去解决问题。

中医的学习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是对人体自身认识深入的过程,实际上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像现在我们的大夫开方子,大多数都是在方证对应这个层面上去讲的,比如说我们感冒了去看西医,给你挂个点滴,会把一时的症状给压制下去,可是问题真的解决了吗?

实际上方证对应存在着同样的问题。你当时症状是没有了,但你是真的好了,还是把病情压下去了?原本的病因没有得到解决,只是一时表现不出来了而已。

我们学中医,实际上真正要看学到了哪个层面上,我并不是说自己学得多深入了,但在我现在的层面就会多考虑一步,就是我是不是真正找到病因了,真正从根本上去解决问题了。

我现在不敢说自己能解决问题了,我只是提出一个思路,会自己考虑出一套方案,然后带老爷子、妻子去看田老师。田老师出了方案以后,我会拿着自己的方案去比对,现在基本能对上80%。

所以对于中医来说,思路的建立是最重要的。就像电脑一样,一个空电脑得安装一套操作系统,把这个系统架构建立起来以后,剩下的就是往里面填充各种内容。

不要上来就必须得会给人看病,这样很容易就陷入方证对应的套路里去了。所以,正确的思路建立起来之后,我们再开始研究、学习如何给人看病。

看病是分诊断和治疗这两部分。关于治疗的部分,选择用药、针灸、锻炼也好,方法多的是。具体方法学会了,然后寻求怎么通过望、闻、问、切,把病因诊断出来。按照各自的方法去把技能完善起来就可以了。

所以,中医的思维是「本」,中医的方法是「末」。如果我们没有掌握主干,而只是一位追求「细枝末节」,常常就会顾此失彼,不能领悟中医的精髓、根本,中医的学习之路就会愈行愈艰难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